现代战争视阈下的“歼灭战”

来源:解放军报 | 2022年07月07日 08:46
解放军报 | 2022年07月07日 08:46
原标题:
正在加载

  《立足战争演变把握“慎重初战”》

  写在前面

  在我军战史上,打歼灭战是最鲜明、最重要的作战指导思想之一。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基于“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一战争目的,我军明确提出作战中基本的方针是打歼灭战。此后在不同历史时期,根据环境、形势和任务的不同,我军在作战指导上既保持了高度的灵活机动,又坚决贯彻打歼灭战的原则,不断对作战理论予以丰富发展,在世界战争史上写下了一个个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

  进入信息时代,战争形态、战场环境、军事科技和战争机理等已发生重大变化,传统的歼灭战理论如何适应时代之变,扬我之长、击敌之短并创新发展,是我们这代军人必须回答好的时代课题。

  剥夺敌方战力是打好歼灭战的关键

  在长期革命战争实践中,我军在数量、规模和装备上常常处于劣势。为挫敌锐气、夺取主动、克敌制胜,在强调慎重初战的同时,十分注重筹划和打好歼灭战,以迅速削弱敌方战略优势。由此,“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彻底剥夺敌方作战能力,力避打成消耗战、击溃战,也成为衡量歼灭战成败和作战综合效益的关键指标。传统条件下的作战,往往是兵力兵器在同一时空的物理叠加,强调以硬杀伤为主要方式,战斗力强弱主要通过机动、火力、防护等参数表现。与之相应,迅速有效消灭敌有生力量,成为攻心夺志、瓦解敌方的最有效手段。

  进入信息时代,信息力以指数级方式推动战斗力衡量标准发生位移,在一跃成为信息化战场主导要素的同时,强力推动作战力量与预警探测、侦察情报、指挥控制、后装保障等要素有机融合,交战双方呈现出全系统全要素对抗之势。信息化战场不再单纯强调兵力兵器时空集中以压制打击敌方,而是注重依托网络信息体系,通过抢占信息空间、争夺信息优势,使敌“看不清、联不上、打不准”,进而全盘剥夺敌方战力。科索沃战争中,在遭受北约78天持续空中打击后,南联盟军队有生力量尽管没有遭受重大损失,但由于战争物质基础和侦察预警、指挥控制、防空反导体系等被敌毁瘫,始终处于被动挨打境地,被迫签订城下之盟。

  当今时代,摧毁敌方战争关键支持要素,剥夺其持续作战的客观物质基础,瓦解其遂行战争意志,既是歼灭战追求震慑效应、剥夺敌方战力的重要选项,也是歼灭战达成作战企图、制胜对手的必要途径。

  击要害破体系是打好歼灭战的重心

  一直以来,虎口拔牙、击敌要害既是考验指战员胆略勇气、指挥艺术的重要指标,也是克敌制胜、达成歼灭战目标的有效手段。解放战争期间辽沈战役的胡家窝棚战斗,东北野战军3纵经过大胆穿插、渗透、分割,首先捣毁了廖耀湘兵团指挥部,迅速陷敌于土崩瓦解、溃不成军的境地。但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因为军事技术水准、武器装备效能的制约,在传统作战中,要对敌指挥机构等核心目标和重点防御部位实施准确打击,往往存在诸多现实难题,缺乏“直捣黄龙”的有效手段。可以说,传统歼灭战更多地仍是歼灭对方有生力量。这也使得在传统作战中,衡量对比双方兵力兵器数量和规模,始终是设计作战进程、考量作战成败的重要因素。

  信息时代,一方面,环境形势、战争思维发生了深刻变化,那种以扩充兵力规模换取作战效能提高,进而通过大量歼灭敌方重兵集团夺取战争胜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越来越小;另一方面,精确制导、无人智能等新型武器装备在强大信息网络、空天侦察能力加持下,可以更快捷精准地实施“斩首行动”“定点清除”,迅速达成歼灭战目标。抓住敌作战体系关键节点及部位,实施精确打击和结构破坏,在减少附带损伤的同时瘫痪敌作战体系、达成作战目标的作战模式,越发受到推崇。由此,指挥中心、通信枢纽、雷达阵地、网络节点等,则成为交战双方重点防护的敏感部位和寻隙打击的要害。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伊军全面展开了结构瘫痪式作战,通过对伊拉克军政首脑实施“斩首行动”,对伊军通信指挥、防空系统进行“定点清除”,全程置伊军于完全被动挨打境地,战争进程得以加快。

  当今时代,伴随信息技术和战争实践的飞速发展,“体系破击”等正成为现代作战理论的关键词,并逐步推动作战模式整体转型,不仅成为战争制胜的新方式新手段,也成为打赢现代歼灭战的重要途径。

  掌控作战制权是打好歼灭战的枢纽

  以往战争实践中,我军面对的作战环境相对单一,战场主要在陆地展开。尽管相比对手武器装备我军常处于劣势,但通过发掘自身优势、利用敌方弱点、主动寻找战机,往往能够以弱胜强、克敌制胜。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部队通过采取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充分利用夜暗、地形等条件隐蔽接敌,敢于断敌退路、穿插袭击、分割围歼,予敌歼灭性打击,最终取得战役胜利,一举扭转整个战局。这表明,对于作战中一时难以夺控战场综合制权的一方,只要善于利用敌方弱点,巧妙消减敌方攻击锐势,仍可在难局、困局中求得制胜先机,达成歼灭战目标。

  信息时代,战争展开于有形无形广阔战场,除了传统的陆、海、空战场,还进一步向深海、太空、电磁、网络、智能、生物等空间领域扩展延伸,呈现出错综复杂的态势。世界强国军队纷纷把夺控综合制权、占据战争主动,作为军队建设、制胜对手的重要指标和必要途径,降维打击成为战场对决的必杀技。美军近些年来对外侵略就是依仗以制空天权和制信息权优势主导的战场综合制权。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对手再强大也会有致命的弱点,武器装备相对落后的一方,即便难以全面夺控战场综合制权,却依然可以在局部战场“以能击不能”,求得局部作战主动,从而打赢局部歼灭战,并以局部主动带动全局主动,以非对称的单项制权助力夺取局部综合制权,并取得最终胜利。

  当今时代,固然要加快军队各项建设,加紧锻造夺控综合制权、占据战场主动的能力手段,更要遵循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灵活运用“总体战”“认知战”“跨域战”“智能战”等战法,以降维打击、非对称打击等打法,化劣势为胜势,变被动为主动,在“以能击不能”中掌控作战制权,打赢歼灭战。

  聚优精准释能是打好歼灭战的要则

  传统作战,受指挥通信、机动能力、火力速度、天候气象等因素影响制约,力量运用往往局限于一定的作战区域,作战指挥和部队行动临机变化小,攻防行动比较分明。以往的歼灭战,更多的还是通过梯队(群队)式部署,以及连续攻击(抗击)、层层夺占(防守),结合穿插迂回、分割包围、断敌侧后等手段达成作战目标。正因此,“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往往成为筹划歼灭战的根本遵循和重要途径。

  信息时代,作战力量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伴随太空作战、智能作战、隐身作战力量,以及高超声速飞行器、动能武器等新型武器装备的大量涌现,军队信息力、机动力、打击力空前增大,无人智能作战效能日益突出。尽管数量、规模仍是衡量一支军队战斗力的重要标准,但“更新、更快、更准、更智”,已开始成为衡量一支军队对现代战争适应能力的重要指标。与之相应,科学合理编组作战力量,聚优释放作战效能,已成为打赢现代歼灭战的重要关节。

  结构力决定战斗力,结构编成先进适用是战斗力多能、强大的重要前提。信息时代,只有通过新老作战力量的联合运用,实现新质能力与传统能力的有机融合,进而构建集多种能力于一体的新型力量编组,才能促进作战体系整体优化和优势聚合,精准控制作战节奏、作战时空、作战行动和作战进程。2020年的纳卡冲突中,阿塞拜疆对有人和无人作战力量采取了灵活编组模式,用价格低廉的安-2无人机引诱亚美尼亚防空系统开火,用哈比-2反雷达无人机和TB-2察打一体无人机跟进打击,一举摧毁亚方十余套防空系统,进而从容打掉亚方地面装甲部队。

  当今时代,随着网电作战、空天袭击、无人作战等作战行动地位作用的进一步凸显,更应当注重科学设计、合理编组兵力兵器,通过质量累加、效能融合,达到攥指成拳的效果,打好快打快收、精打制胜的歼灭战。

编辑:程祥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正在阅读:现代战争视阈下的“歼灭战”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