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杨子荣英雄侦察连:这个连队有着不一样的“内功”

军事新闻 来源:解放军报 2020年10月29日 13:1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34号军事室

  第一视角 独家原创

  永远时尚的“杨子荣”

  夜色茫茫,太行山深处,几十顶墨绿色帐篷坐落其间。

  野外训练场,秋风乍起。第82集团军某部中士周建波钻出帐篷,借着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踏上夜巡山路。

  “站住!口令!”

  “子荣!”

  一句特殊的口令,揭开了一支传奇部队的神秘面纱。

  1947年,侦察兵杨子荣改扮成土匪,深入匪巢与敌人斗智斗勇,活捉匪首“座山雕”。

  这个真实的战斗故事,伴随着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和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广为流传。杨子荣与“座山雕”核对暗号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一“黑话”,成为经典台词。

  《林海雪原》开篇,作者曲波写道:“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英雄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

  这本书,只有小学文化的曲波前后写了四五年时间。写到杨子荣牺牲的章节时,曲波抑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潸然泪下。他让世人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位叫杨子荣的英雄,真实存在过。

  后来,《林海雪原》被改编成话剧、京剧、电影等各种艺术形式,在不同时期引起极大轰动。2014年,电影导演用3D技术重现红色经典《智取威虎山》。3年后,电视剧版《林海雪原》也火热上映。

  在一次次重新艺术演绎和解读过程中,“孤胆英雄”杨子荣有勇有谋的形象,深入人心。

  杨子荣的传奇故事,是陪伴许多人长大的经典记忆。纵使岁月流逝,智勇双全的杨子荣,是始终不变、始终时尚的经典人物——因为他身上,既有侠客的忠肝义胆,又有人民子弟兵的热血忠诚。

  直到今天,杨子荣依旧是人们心中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坐标。

  年少时,谁还不会哼唱几句“穿林海,跨雪原……”又有几个男儿没有做过当杨子荣的英雄梦?

  士兵周建波就有过这样的梦。如今,他已经成为杨子荣生前所在班的班长。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只有综合素质最优秀的兵,才能当上这个班的班长。

  上等兵郝崇泽,打心底里佩服班长周建波。在他眼中,周建波的军旅生涯足够刻苦、足够“梦幻”。

  对于吃过的苦,周建波不愿多提,只用一句“不太记得”带过。“其实,这样的苦都是大家一起吃的,说出来感觉有些矫情。”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每名战友吃过的苦,指导员赵童都记在心上:“精武-2018”比武期间,周建波取得多个基础课目第一名,全程每天负重25公斤越野,穿坏3双作训靴,射击上千发子弹……

  前不久,周建波用过硬的实力赢得了保送提干的资格。

  得知这个消息,连队的战友甚至比周建波还要高兴。一群人跑进帐篷里,向他祝贺。

  “我们有幸在一个传奇连队当兵,必须不断创造新的传奇。”周建波说,下一步,他要把“杨子荣”的传奇精神带到军校。

  今天的“杨子荣们”

  凌晨五点半,千山初醒,层层叠叠的山峦披着淡淡的金纱。

  野外驻训生活,让连队官兵更贴近自然,也更有训练激情。

  晨练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官兵们自我加压,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比武。

  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风气一向如此:想立功受奖,就要拿比武成绩和平时训练表现说话,真本事才是最大的实力。

  身边都是很优秀的人,这无形中给连队每名士兵带来压力。“我们连每个人的荣誉感都很强。在这样一流的连队,就要用一流的标准要求自己。”下士邱鹏说。

  当兵前,邱鹏练过几年篮球,自以为体能还算可以。第一次训练,班长让他跟上。看着健步如飞的班长,邱鹏一路追赶,望尘莫及。

  “今天就是跑死,也要跟上!”班长的口气不容商量。

  “我发现,每次有了‘想死’的感觉时,就会有提升。”如今,邱鹏已经成为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人。

  每天五点半起来训练的习惯,邱鹏和战友莫玉萍已经坚持了2年。

  这么拼,不觉得累吗?“想要的东西,就自己努力去争取。”莫玉萍的回答很干脆。

  前不久,野外驻训,营里在山上组织3公里越野比武。“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和兄弟连队许多体能出色的官兵都站到了起跑线上,现场独独不见邱鹏的身影。

  “我们连邱鹏?他不用来。因为,整个山上根本没人能跑得过他!”连长贾国政的骄傲写在脸上。

  连长,也是这个连队的传奇。贾国政刚到18岁就进了“杨子荣英雄侦察连”。他用16年的时光,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和指挥员。

  对枪的热爱,儿时就埋在贾国政骨子里。小时候,只要攒下一点钱,他就跑去买玩具枪。

  入伍后,能摸到的所有枪,贾国政都打了个遍。放眼全军部队,他的枪法也数得着。提到狙击手,行内战友准能想到他的名字。

  “枪一响,我就知道打的什么枪。”贾国政对枪声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在他看来,枪和所有生灵一样,是有生命的。

  天热了,找块布把枪盖上,怕它晒着;天冷了,给枪盖上被子,怕它冻着。贾国政与枪建立起的这种情谊,长久而深刻。

  与《林海雪原》的故事不同,现实中的杨子荣,在活捉“座山雕”之后没多久,在另一次围剿土匪的任务中不幸牺牲。

  在连队,杨子荣牺牲的故事人人熟知:1947年冬天,东北天气极寒,枪栓被冻住,杨子荣未能先敌开火而牺牲。

  杨子荣因为枪械事故而牺牲,成为贾国政和战友心中谨记的“历史之痛”。一次狙击手比武,正逢酷暑,为让枪保持最佳恒温状态,贾国政甚至想“给枪准备一辆空调车”。

  即便取得再大的成绩和荣誉,贾国政也从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有天赋的人。

  每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都曾独自走过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历程。很多人中途放弃,因为过程实在太艰苦。

  9年前,广西正逢雨季,连续20多天,贾国政都趴在雨地训练,常常累到爬不起来。由于趴得太久,训练结束,每次地上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轮廓。

  因为训练用眼过度,贾国政的眼睛肿得生疼,一度看不见东西。他第一次慌了:“喜欢的东西全靠眼睛,没有眼睛还怎么打枪?”

  千锤百炼成就了贾国政。比武屡屡获奖后,他有很多机会,选择去其他更好的单位发展。可他说:“我还是喜欢和我的兵待在一起。”

  16年,贾国政已经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扎下根来,和他的连队“长”在了一起。

  去年,贾国政接受央视《故事里的中国》节目组邀请,录制现场连线。视频里,他的身后,站着许许多多“杨子荣英雄侦察连”的官兵。

  “孤胆英雄”杨子荣,如今并不“孤单”。

  杨子荣牺牲73年后,今天的“杨子荣英雄侦察连”,接续传承“杨子荣精神”的同时,信息化进程也正随着时代发展快速推进。

  2012年,连队正式列装数字化装备,成为全军第一支信息化、数字化侦察兵部队。

  走进“杨子荣英雄侦察连”荣誉室,英模照片墙上,紧挨着贾国政的那名二等功臣叫万一。

  2008年12月,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学生万一报名参军。“我们父母那一辈人,或者参加过上山下乡,或者经历过改革开放。到了我们这一代,很少有这样的历练机会。”万一选择到军营,就是为了磨炼自己的意志品质。

  能考上清华大学,万一无疑是人群中的佼佼者。一向把优秀当成习惯的万一,对入伍后的生活充满信心:到了连队,一定要做跑得最快、跳得最高的那个兵。

  然而,到部队才2周,万一心里便打起了退堂鼓。每次训练完,痛苦万分的他都反复问自己:“你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在这样一个钢铁般的集体,学霸万一几乎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连队的5公里考核成绩,是按最后一个人跑到终点的时间来算。很长一段时间里,万一的成绩成了全连的成绩。

  于是,战友们轮流用背包绳拉着万一跑。“大家谁也没有觉得我是个累赘,我更没有退缩的理由。”在战友们的鼓励和鞭策下,万一坚持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个体具有先天的差异性。不是每个人,都能跑得最快,跳得最高。万一调整好心态,开始用自己的优势,在连队寻找“存在感”。

  当时,连队正进行信息化装备研发升级。万一的优势很快显露出来。与参与研发的信息化专家相比,万一比他们更熟悉基层部队;在连队,万一又是学历最高、最懂信息化的人。

  靠着这一独特优势,万一脱颖而出,荣立二等功。他的经历,也引发连队官兵对技术和装备融合的深度思考。新时代的侦察兵,不仅要有过硬的战斗本领、顽强的意志力,还要有更“硬核”的综合实力。

  如今,万一已成长为清华大学团委副书记、学生职业发展指导中心副主任。与同学交流时,他常常讲起自己当年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的经历,鼓励引导清华学子们到军营、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人,需要这么一股劲。有时候就差一口气,要对自己再狠一点,别顾虑那么多。”与新时代“杨子荣们”并肩奋战的经历,成为万一人生的最大底气。

  “每当遇到困难,我都会想起‘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口号。”万一说,这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精神图腾。

  我们都叫“杨子荣”

  杨子荣在剿匪战斗中牺牲后,曲波十分悲痛。创作《林海雪原》时,他便把杨子荣还活着的心愿,寄托在小说主人公身上。

  曲波的妻子说:“一个杨子荣牺牲了,中国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杨子荣站起来。”

  至今,“杨子荣英雄侦察连”仍保留着一项传统。每天,指导员赵童都会在点名前,高声呼喊杨子荣的名字,全连官兵高声答“到”。

  杨子荣,成为这个连队每名官兵共同的名字。杨子荣赤胆忠诚的精神,成为一代代连队官兵的不变信念。

  连队荣誉室里,有一张珍贵的老照片:1969年10月1日,“杨子荣排”官兵作为英模团体代表,被特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国庆20周年庆典。

  下连后第一次走进荣誉室,士兵牛广来盯着这张照片看呆了。“原来,我们连这么厉害!”后来,每次来打扫荣誉室,牛广来都会多看这张照片一眼。

  最近,连队荣誉室添了一张新照片:擎旗手牛广来手握战旗,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庆典。

  自己能成为连队光荣历史的一部分,是牛广来从未想到的。

  2019年6月,作为“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唯一一名代表,牛广来扛着连队战旗,走进阅兵训练基地。

  战旗,对每个荣誉连队而言,都意义非凡。承担这份光荣使命的同时,擎旗手势必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盛夏北京,地表温度常常超过40℃。由于进驻训练基地比战友都晚,牛广来一度跟不上训练节奏,站军姿不到两小时,便吐了。

  这一吐,牛广来成了替补。他害怕自己胜任不了这个神圣的任务,给连队丢脸。

  拨通指导员赵童的电话,牛广来多想说出那句:“不如换个人来吧……”

  电话那头,传来指导员赵童坚定的声音:“老牛,你就干吧!你一定可以,你就是我们全连的希望!”

  从那刻起,牛广来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战旗飘扬在天安门广场的阅兵式上。

  对不善交际的牛广来而言,来到陌生的训练基地,连队的战旗就是他唯一熟悉、亲密的伙伴。看到连旗上几个金黄色的大字,他就感到心安 。“连旗在身边,就相当于战友在身边。”他说。

  训练场上,牛广来把旗杆握得很紧。“我们连队的旗在我手上。”想到先辈曾经的付出,想到战旗传递到自己手中,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磨破3双战术手套后,牛广来擎着战旗,从替补的位置换到战旗方阵第一排。

  牛广来希望,这面旗,经过他的手,再放一次光。

  第一次预演,伴着激昂的鼓点,从天安门前经过,牛广来的眼泪不由自主掉下来。

  金灿灿的阳光,打在鲜红的旗帜上,仿佛真的在发光。

  正式受阅那天清晨,牛广来更是激动得全身发抖。分列式开始前,他特意用手紧握了一下旗杆,对它说:“兄弟,我们要开始接受检阅了。”

  阅兵结束,长安街每一个路口,都挤满兴高采烈的群众。人海之中,牛广来听到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解放军叔叔,我爱你。”

  那一刻,这句来自陌生孩子的“我爱你”,让牛广来觉得:“身上这身军装,穿得真有意义!”

  (采访中得到赵童、陈洁、邹吉庆、康良庆、谭晓通、周胜、兰志红的协助,特此致谢。)

  图①:陆军第82集团军某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在太行山深处的驻训地。 杨 朔摄

  图②:1969年10月1日,“杨子荣排”官兵作为英模团体代表,被特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国庆20周年庆典。 资料图片

  图③:“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在野外驻训。 杨 朔摄

军事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