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走进“上甘岭特功八连”——站在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前

军事新闻 来源:解放军报 2020年09月01日 17:1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飘扬在上甘岭主峰。 空降兵军史馆提供

赴西北高原驻训前夕,“上甘岭特功八连”官兵面向战旗宣誓。 陈立春摄

八连官兵进行实战化训练。 方超 摄 

  有时,记住一个人是因为一个地方。

  68年前,有这样一个连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45师134团3营8连,也因为一个地方被军史铭记。

  在那场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八连官兵浴血奋战43天,坚守坑道14昼夜,那面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最终飘扬在上甘岭主峰。

  八连,一战成名。

  战后,八连被志愿军第三兵团授予“英勇顽强,功勋卓著”锦旗,并荣立集体特等功。从那时起,他们拥有了一个英雄的名字——“上甘岭特功八连”。

  同样因为那场战争,迄今为止,上甘岭仍是世界军事领域探讨的重要地标之一。

  美国西点军校纪念馆内,至今摆放着上甘岭高地的模型。一届届学员学习研究这个战例,他们始终在探讨,“为什么7个营轮番攻打,却攻打不下只有2个连坚守的阵地”。

  自上甘岭战役胜利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68年。

  68年来,只要提起“上甘岭”这3个字,人们就会想起英勇顽强的“上甘岭特功八连”。

  68年来,这面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伴随着八连官兵每一次出征。

  战旗聆听着八连官兵的心声,注视着这个连队一路走来的成长蜕变。每一次,面向战旗宣誓,八连官兵都觉得先烈们“从未走远”……

  一面战旗,一句连魂

  鲜红的底色,明亮的橙黄。战旗上,“上甘岭特功八连”7个大字遒劲有力。

  四级军士长袁王帅用手将战旗铺平整,对折成长方形,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每次看见这几个字,再累也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他说。

  在八连,每名官兵都有一面这样的战旗。

  这面电脑屏幕大小的战旗,在他们首次执行任务时发到手中,随后陪伴他们整个军旅生涯。

  袁王帅的战旗一直跟着他——

  从鄂北山区到大漠腹地,从沿海边陲到内陆平原,一次次凌空而跃,一次次武装奔袭……战旗,见证了他的成长,见证了他作为一名空降尖兵的能力跨越。

  这一次,战旗跟着袁王帅来到了海拔近3000米的西北高原。

  沙尘暴袭来,黄沙漫天。官兵们鼻子里、眉毛里灌满沙子。

  此刻,班战术考核即将开始。袁王帅像往常一样,提前将战旗放进背囊。

  面对考核,本该应对自如的他,这一次有点犯难。

  6年前的一次腰椎手术,让袁王帅的身体不再适合负重奔跑。但“高原武装奔袭”,是这次考核的课目之一。

  必须跑!束腰一戴,装具一背,他朝着目标奔去。

  其他队员向前跑去,很快超过了袁王帅。

  高原上氧气稀薄,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在胸膛里蹦跳如击鼓。他知道,自己的体能已近极限。

  此刻,已经跑到终点的战友们,冲着他齐声嘶吼:“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

  这,是八连的连魂。

  这句话直摄心魄。袁王帅咬牙坚持奔向终点。“就算倒,也要倒在终点。”他说。

  68年来,在战火中培塑出的“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的铁血战魂,已经融入一茬又一茬官兵的血液里。

  八连官兵一路冲锋。今天,曾经的“尖刀”依然是“尖刀”——

  20世纪60年代初,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在战功卓越的3个野战军中反复遴选,最终选中从朝鲜战场胜利归来的陆军第15军,改建为空降兵第15军。随后,八连正式编入空降兵序列。从此,年轻的中国空降兵开始起步。

  今年,是空降兵成立70周年。现在,空降兵已实现从骡马化、半机械化到机械化、信息化转变的历史性跨越。在一次次转型关口,八连率先垂范,完成多项试训任务。

  12年前,他们又立新功。汶川地震,为解救小木岭上被困洞中的百姓,袁王帅和另外5名突击队员,在近乎垂直的水泥壁上架设“生命天梯”。经过三天两夜不知疲倦地向上攀爬,他们最终成功营救灾民。

  前有上甘岭,后有小木岭!

  今天,在废墟上重建并重新命名的校园里书声琅琅。当年,灾区人民为感恩八连官兵帮助他们重建学校,将四川省德阳市马祖镇5所中小学以“上甘岭”命名。

  这次武装越野,袁王帅拼尽了全力。

  他无法想象,八连战斗英雄柴云振,当年是如何只用20分钟时间,就带领全班攻占敌人3个山头,还击毙敌营长的。

  69年前,朝鲜战场朴达峰阻击战中,柴云振和战友血战到底,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军人的血性。

  当时战斗的激烈场景,被复制到现在连队的荣誉室中。

  “八连班长柴云振带领全班仅剩的3名战士,攻占另一高地……”望着眼前展板上的文字,轮椅上的老人颤巍巍地将手指伸向展板,努力张嘴吐字:“敌兵个大力足,一口咬断了我的右手食指,我顺手抓起一块石头,猛地向敌兵头部砸去,将敌砸晕。我全身24处受伤,筋疲力尽,昏了过去……”

  这位讲解自己历史的老人,正是当时阻击战的亲历者——英雄柴云振。

  9年前,柴云振老英雄再次回到老连队。每一次来到荣誉室,他都要给官兵讲述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袁王帅永远忘不了,老英雄讲到他与敌搏斗时,那发红的眼眶。那天,站在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前,老英雄沉默着看了又看,迟迟不愿离去。

  这一幕,定格在八连官兵的心中。

  从战火中走出来的特功八连,用鲜血和牺牲铸就了胜利。

  战旗的“红”,是烈士鲜血的“红”,也是每个八连官兵热血的“红”。

  “信念给人战胜一切的勇气与力量。”这次班战术考核,袁王帅和队友们综合成绩全旅第一。驻训结束,他第一时间来到荣誉室,站在战旗前……

  参加完国庆70周年阅兵,士兵黄士祥和唐旺从北京回到连队。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去荣誉室报喜,“我们想让先辈们知道,今天的八连官兵,没有给战旗抹黑”。

  “八连的兵,从不缺少血性,因为八连就是一个血性修炼厂。”那天,在连队走完一圈下来,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英雄张计发感慨不已。

  “还是当年那股‘气’!”老英雄赞叹道。

  他们的名字,我们的阵地

  荣誉室里,八连新兵杨昊罡放下手中的扫把,望着眼前的展板出神。

  今年4月的一天,杨昊罡下连以来第一次打扫荣誉室。从小崇拜军人的他,大专毕业参军入伍,竟意外地来到当年父亲服役的连队。

  “爸,我分到‘上甘岭特功八连’了。”电话里,杨昊罡对父亲说。

  “太好了!一定要好好干。”父亲杨福勇难掩激动。

  28年前,杨福勇新兵下连来到八连,在这里度过了他最怀念的5年军旅时光。

  28年后,儿子杨昊罡新兵下连,即将在这里开始他的军旅生涯。

  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父子两代人同在一个连队,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幕更能传达梦想接力?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能代表一个连队的基因传承?

  此刻,站在荣誉室里,杨昊罡拼命回想着自己12岁那年跟父亲来到这里的情景。

  2009年,杨福勇退伍12年后第一次回八连。

  鼓足勇气,推开宿舍的门,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一切都没变,屋里的布局没变,杨福勇还能找到自己当年的床铺;一切好像又变了,床是新的,桌上的电脑透露着军队信息化建设的气息……

  在屋里看了又看,杨福勇坐在床边,40多岁的山东汉子热泪盈眶:“真的特别留恋八连。”

  12岁的杨昊罡跟着爸爸一起来到荣誉室,一眼就看到展板上爸爸的名字——“杨福勇”。他激动得又蹦又跳,“是爸爸”。

  那时的杨昊罡并不理解展板上每个功臣名字背后的意义,只懵懂记得爸爸对自己说:“没有先辈的流血牺牲和坚守,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此刻,杨昊罡再次站到这块展板前——

  “联合-96”大规模三军联合演习。八连官兵按协同计划,在预定空降区域内实施空降。

  展板旁边荣誉墙上,二等功受奖名单里,杨福勇的名字赫然在目。

  时光回到1996年,福建某地,演习突遇大风。士兵杨福勇遇到了最不适合跳伞的天气。

  必须跳!这是任务。杨福勇纵身一跃,“屁股直接‘蹲’在地上”。强忍伤痛,他高举连旗向集结点跑去,将战旗插上阵地,出色完成任务。

  退伍后,在地方劳务部门任职的杨福勇,依然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专门帮助农民工追缴拖欠工资。在他办公室里,一面面写有“一身正气,执法为民”“为民办实事,赢得百姓心”的锦旗挂满了墙壁。

  杨福勇生于上世纪70年代,从小最爱看战争片。他喜欢电影《上甘岭》中最后一个画面:“中国军人誓死不退,战旗在阵地上高高飘扬。”

  电影中那面战旗,八连指导员祝华峰小时候也看过。儿时,爷爷带他一起看《上甘岭》,他对电影中那面插到上甘岭主峰的战旗,同样印象深刻。

  祝华峰想象过,自己未来会成为军人,但从没想过,会来到电影中的英雄连队当指导员。“我们眼前这面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守护它而倒下。”来到八连后,他对“阵地”的内涵有了更深的理解。

  今年五四青年节,连队组织“我给英雄写封信”活动。穿越历史的长河,官兵们通过一封封信,与英烈隔空对话。

  走出荣誉室,杨昊罡心中有了一个小目标:“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要超过父亲。”

  不同的青春,相同的样子

  一个踉跄,新兵杨翰国跌坐在菠菜地里,浑身上下都是泥。

  这是杨翰国第一次跳伞。虽然来了个“软着陆”,但这仍是一次成功的“首跳”。他解开伞具,拍拍身上的泥,黝黑的脸上露出微笑,“那一刻,特别有成就感”。

  2分钟前,他还在轰鸣的运输机上。

  那一刻,空气仿佛静止。杨翰国双腿不由自主地微颤,脑袋很空,全身的细胞只为等待那一个字出现——

  绿灯亮,离机信号响起……

  “跳!”投放员的口令响亮急促。

  杨翰国纵身一跳,数秒后,一朵伞花在空中绽放……

  从起跳时的紧张到平安着陆后的放松释然,此刻的杨翰国,再也不是入伍前那个连过山车都不敢坐的男孩了。

  改变,看似悄无声息,实则有迹可循。

  今年4月22日,八连又一次组织入连仪式。

  站在第一排最右边的杨翰国,既兴奋又紧张——他即将被授予只属于他自己的荣誉编号。

  这是一枚小小的蓝底黄字名牌。八连每名官兵,都会在入连仪式上得到它。

  当连长向东把名牌贴在杨翰国左胸前,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使命感从心底升腾:“我是‘上甘岭特功八连’第89代传人,编号89023!”

  这个编号具有神奇的力量。这是专属于一群人的特殊烙印。

  “我是89021!”新兵侯壮壮接过荣誉编号后,遇见新兵连的战友们,更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八连的兵,而不是“我是侯壮壮”。

  “特功八连”,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标签,一旦“贴”上,官兵们就慢慢被塑造成了相同的样子——打不垮,拖不烂,百折不挠,不可战胜。

  外国同行见过八连官兵这种样子。

  去年9月,下士金天宇在俄罗斯参加多国联合演习。伞降着陆时,他头部撞在地上,几乎晕厥。然而,他坚持不下火线,“拼了命也要继续战斗”。

  从八连走出去的现任旅教导队教员徐成,记得自己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空降排”项目时,别国同行对他们的评价:“实力强、打不垮。”

  穿越时空,68年前的八连官兵就是这种样子——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1952年10月19日,攻取9号阵地时,两次爆破均未成功。机枪手赖发均拿起手雷,匍匐到地堡旁,一跃而起,与地堡同归于尽。

  上甘岭战役胜利后,《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祝贺上甘岭前线我军的伟大胜利:“侵朝美军在金化以北上甘岭发动的自认为‘一年来最猛烈的攻势’已被我英勇的朝、中人民军队彻底击碎了。”

  进了八连门,一生八连人。

  完成连队主官交接仪式后,上一任指导员雷晋武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文字——回望在八连的1278天,“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的连魂早已刻入骨髓,必将影响一生,我永远是“上甘岭特功八连”的“78002”!

  刚来连队不久的新排长练荣觉得,来到八连后,“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自己往前走”。

  士兵杨翰国把班长黄勇对他说过的话刻在心底:“一定要向前冲!八连没有怂的兵,永远不能落后。”

  什么样的场面最动人?什么样的场景最震撼?

  当历史的回忆与现实交汇重演,人们再次看见当年英雄的身影,看见昨日英烈之精神在今日后辈身上绽放,眼前这一幕一幕就是最好的回答。

  这是八连官兵的青春,也是他们共同的样子。

军事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推荐阅读 上甘岭 | 八连
我要纠错编辑:田雨棣 责任编辑:刘亮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