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黄海云:历经波澜壮阔 更懂云淡风轻

军事新闻(原创)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2日 08:5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初心,是80年前在顶风冒雪的烈火青春中铸成;初心,是80年来在无畏无惧的砥砺前行中继续。

  初心是长征的力量,对理想信念的坚定,对革命胜利的信心,让他们谱写了一段雄壮的史诗。

  长征是对初心的守护,以血肉之躯保存下一粒革命的火种,播种下一颗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

  七个有故事的人,七段热血人生,却是一样的初心,一样的选择,一样的今生无悔。他们是长征的亲历者,他们是初心的守护神,他们是我们继续前行的擎灯人。

  ——编者  

  人物介绍:

  黄海云,1918年出生于四川梓桐县,1935年4月在梓桐参加红军,分配到红四方面军医院当护士。抬担架、背粮食、两爬雪山、三过草地走完长征全程。红军长征走到甘肃,让女兵回家或留下,但她死活也要跟着队伍!为了服务解放区,她把年幼的两个女儿送人,从此忍受一生失女之痛。

1

  央视网消息:2016年8月30日,老人高烧住院,迷朦中又梦到了长征:“那个高原,现在谁能上啊?”“你不是上去了吗?”女儿叫醒她,满是心疼。

  黄海云这辈子经历过太多的苦难,但在孩子们的眼中,妈妈的内心总是充满怜悯,总能保持乐观和向善。黄海云现在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孩子们中间,把长征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她去小学当校外辅导员,给小朋友讲两翻雪山;她去中学当共青团辅导员,给大朋友讲三过草地;她的外孙女带着外国朋友来家里看她,她也要求坐在他们中间讲红军长征,由外孙女当翻译。

  “我真的很幸运,活着,过上幸福生活,我的战友们一个个都走了,可能我也快要走了吧。可越是往后,年轻人对红军长征越是没什么概念了。”2016年,黄海云已经98岁。

  遇到红军 改变了人生轨迹

  假如没有遇到红军,黄海云还在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一个黄姓人家做养女,遭受养母冷眼、恶语相加;假如没有遇到红军,黄海云还是孤身一人,生父亡故、生母对她形同陌路;假如没有遇到红军,黄海云还在到处流浪、居无定所。她很庆幸,1935年,家乡来了“同志哥”!随后,黄海云成了“同志妹”。

  黄海云被编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

  在运输队,老兵告诉她:“枪是红军的命根子,丢了枪也就等于丢了命。”一条枪重十多斤,还没枪高的黄海云一次背4条。她白天把枪扛在肩上,晚上睡觉就把枪藏在身下。一次行军天降冰雹,大的有如鸡蛋大小,黄海云把枪紧紧抱在怀里,生怕给砸坏了,结果枪没事,她的头被砸出了好几个包。

  在护士班,脏活累活黄海云总是抢着干。出去砍柴,别人打一大捆,她就打几小捆;帮伤病员煮汤、烧洗脚水,够不着锅,她就在脚下垫几块砖。当时医疗条件很差,缺医少药,伤员伤口上敷的都是泛黄的硬纸板。每次换药,黄海云都小心翼翼,还撅着小嘴往伤口上轻轻吹气,不想弄疼他们一点。看着伤员痛苦不堪的样子,黄海云真恨不得替他们负伤。

  从这山到那山,没日没夜四处奔跑。黄海云的脚磨出了泡,她仍咬牙坚持:“往哪里去,去干什么,不得而知,反正跟着部队走就对了。”每天紧紧张张,忙忙碌碌,虽苦虽累,黄海云的心却有了依靠。

  做党的人 点亮了心中的灯

  入伍一段时间后,黄海云在护士班发现了一个小秘密,有几位大姐每天都会跟一位胖大姐说“悄悄话”。她很好奇,就问护士长:“你们经常开小会,为啥不让我参加,信不过我是吗?”“不是的。”护士长笑着说,“我们是党的人,胖大姐是我们的小组长。”这是黄海云第一次听说“党的人”。

  护士长告诉她,党的人,行军不掉队,打仗不怕死;平时吃得苦,关键时冲得上;生活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不讲怪话,工作上遇到困难咬紧牙关。总之,时时处处都能当模范、作表率。“我也要做党的人!”黄海云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光有决心不行,关键是行动。”护士长鼓励她说,“只要你朝着理想的目标不懈努力,你一定能成为‘党的人’。”这句话点亮了黄海云心中的灯。

  抬伤员,她自告奋勇,翻山越岭行路难,为了不摔着伤员,黄海云跪在地上慢慢挪。担架的扶手生生把她稚嫩的肩膀磨得血肉模糊,衣服和皮肉都粘在了一起,疼得她直掉眼泪,可黄海云连一声苦都没叫。背粮食,她争先恐后,大雨滂沱路泥泞,身背五六十斤重的粮食,黄海云一走就是几十里。黄海云不知摔了多少跤,回到宿营地,她的衣服成了布条条,身上布满了血口子,浑身上下到处青一块紫一块。

  1936年秋,黄海云参军第二年,她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不久,又转为中国共产党,如愿以偿成“党的人”。

  梦回长征 道是无晴却有深情

  “正二三,雪封山,鸟儿飞不过,神仙也不攀。”翻越党岭山,气温零下40度。黄海云裹着单衣、穿着短裤、脚下登着草鞋。半山腰,积雪没膝,黄海云两条腿刺骨的寒冷;逼近山顶,飞雪如刀,黄海云手脚并用艰难爬行。手冻裂了,一条条长长的血口子张着嘴,不时往外渗着血;脚冻木了,死死攥着手里的木棍,一步一步从死亡中往外爬。呼吸越来越困难,脚步越来越沉重,黄海云真想坐下来喘口气,休息片刻。战友们一把制止,这时候稍微一停,人就会倒下,一旦倒下就很难再有生还的可能。姐妹们互相搀扶着继续走……

  纵横百里、荒无人烟的草地上,到处是险恶的泥沼,一不留神连人带马就会被吞噬。穿越毛儿盖,遍地尸骨。黄海云的草鞋不到两天就烂了,她从破衣服上撕下布来裹着脚走;裹着脚的布丢了,她干脆打起赤脚,走着走着,脚就泡烂了。缺吃少穿、精疲力竭,战友们实在走不动了,就坐下来背靠背休息一会儿。有一次,当黄海云从草地上站起,她发现背靠着自己的姐妹已经断了气,身子已经凉了……

  “过草地的时候,我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去,病死、饿死、冻死的都有。”苦自己能忍,累自己能扛,黄海云最难接受的是分离,“我是个护士,别说给伤病员看病了,就连让伤员喝口热水那都是一种奢望。好几次,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照顾的伤员倒在了草地上。那种揪心的场面,永世难忘。”

  如今,讲起长征,很难从老人的眼神中寻觅到恐惧,而流露出来更多的则是苦难过后的淡然,以及对牺牲战友的怀念。

  我想把长征讲给你听

  “我出来就是干革命的,革命还没有成功,就是枪毙我,我也不回家,死也不离开红军!”黄海云跟着部队到了甘肃,又到了延安,在路上收获了爱情,丢失了亲情。

  1938年,她和赖春风在延安结婚,前后一共哺育过6个孩子。战乱中先后把两个女儿送给了乡亲,从此杳无音讯,一生忍受失女之痛。

  新中国成立后,黄海云曾任广州军区政治部干部福利科科长等职,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

  黄海云现在最在意的身份是“辅导员”,她喜欢给孩子们讲长征的故事,喜欢看他们托着腮、眨着眼、用心聆听的样子。在这最天真、最无邪、明镜般的眸子里,闪动的是希望、是传承,也是幸福!

  走过长征的黄海云,历经波澜壮阔,更懂云淡风轻。走过80年的“长征精神”,历久弥新,再次启程!

  (文/刘禛)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